请牢记最新网址防止迷路:www.xcxs123.cc/

获取邀请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hao6788,或网站底部图片关注

首页 > 乡村小说 正文
与帅弟同居的日子 23.醉酒

时间:2021-09-24 18:24:55 阅读: 评论: 作者:

第23节醉酒

    “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?”苏牧云眼中跳动着火焰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十……十二点半。”苏念风当然知道,这家伙和一群损友吃喝玩乐到半夜啊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苏牧云突然一拳头打了过来,吓得苏念风立刻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凌厉的拳风从她的脸上扫过,“砰”的一声砸到她耳边的墙上。

    苏念风小心的睁开眼睛,避过苏牧云杀人的眼神,歪过头,看了看脑袋边他的拳头,接着惊叫起来:“啊呀!流血了,快和我回家,你傻吗?没事和墙过不去干嘛?疼吗?”

    苏念风想也不想,抱着他的拳头,心疼吹着:“说了不可以喝酒的,看把自己弄伤了吧?”

    苏牧云的眼神忽明忽暗,似乎里面藏着无数细小的银针,闪烁着冷锐的光芒。他突然伸手捏住唠叨姐姐的下巴,身上的酒味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苏念风不由皱皱眉头,这家伙果然是喝醉了,气息都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乖了,回家,我给你做醒酒汤,喝了就不难受……”苏念风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突然袭击的唇堵上了。

    苏念风一瞬间大脑短路了,紧接着脑中一片雷声闪电,劈出四个字——酒后乱、性!

    不,是酒、后、乱、伦!!!

    但只是一瞬间的时间,苏牧云突然放开睁大眼睛全身僵直的姐姐,转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而身后,苏念风腿一软,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呆呆的摸着嘴唇,苏念风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,绝对是幻觉,刚才一定是幻觉。

    一定是她今天收到的打击太大,又累又伤心,所以不停出现幻觉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可以有这么肮脏的思想……幻想着被弟弟亲吻呢?

    “喂,你还不走!”苏牧云停下脚步,转过身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念风脸几乎要燃烧起来,确定刚才是幻觉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弟弟根本就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嘛,是她今天脑瓜短路,遭受失恋的打击太大,刚才又看见了男神,心伤又复发了,所以幻想着是男神要英雄救美……

    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苏念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边反省自己边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而走在前面的苏牧云紧紧咬着唇,努力不去想刚才那柔软温热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是疯掉了,只因为她和另外的男生偷偷溜出去玩了半天,就担惊受怕的要死,刚才看到她还在街上游荡找他,心里又生气又害怕,害怕万一她真的遇到坏人,而自己不在身边,出了事怎么办?

    还有看到她孤立无援站在墙角,一双水润润的眼睛扑闪着,水润润的小嘴半张着……就忍不住了……忍不住想把她整个人都吃掉!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回到家,苏念风就找出药箱,小心的把他青紫淤血的手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而苏牧云半眯着眼睛,看着蹲在身边给他包扎的少女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去煮点醒酒汤给你喝。”苏念风处理完伤口,看了眼时间,已经一点了。

    而苏牧云还是不说话,只静静的看着她窈窕的背影走进厨房里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圈里曾流传这样一句话——娶妻当娶小云姐。

    只因为苏牧云的姐姐,太温柔,太会照顾人,年纪轻轻就表现出贤妻良母的特质,而且还很呆萌可爱,长的又水嫩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,苏牧云很讨厌别人觊觎他的姐姐,谁要是稍微透露出想和他姐姐多接触的意念,一定会被苏牧云从自己的朋友圈里“拉黑”。

    苏念风端来醒酒汤,一勺一勺的喂着脸上毫无表情的苏牧云。

    “小云,以后不要出去喝酒了,我会担心的。”苏念风猜不到苏牧云心里在想着什么,她吹着勺子里的汤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苏牧云斜躺在沙发上,依旧不理她,只是机械性的张嘴喝汤。

    “而且要是被爸爸妈妈知道,也会伤心的。”苏念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苏牧云在想,这些年,因为苏念风,他将多少朋友从自己身边剔除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那些朋友……太可怕了,小云以后交朋友要慎重点啊。”苏念风想到什么“小利”,头皮还发麻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人啊,小流氓混混……怎么能和这种人在一起玩,会被带坏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要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,也要告诉我啊,不然到处找你,又累又担心。”苏念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苏牧云的表情终于有了波动,他擦擦嘴,站起身,往卫生间走去:“给我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念风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我的手破了吗?”苏牧云皱皱眉头不爽的说道,“帮我擦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弟弟,擦擦身体而已,有什么不对吗?”苏牧云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不是经常和我一起洗澡吗?现在怎么这么多废话?”

    “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嗦的像个老太婆,快去给我放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被他抢白了几次,苏念风终于憋着一口气说道:“在一起睡觉就已经很奇怪了,我已经有三年没有穿睡裙睡过觉,现在人流行裸睡,我却必须裹在严严实实的睡衣下,每天晚上战战兢兢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给我擦背有什么关系?”苏牧云打断她的话问道。

    他很鄙视眼前呆子的逻辑思维。

    “我在和你说道理啊,就是……连躺在一张床上都必须穿的整整齐齐,更何况洗澡这种隐私的事情……就

    是男女授受不亲,即使亲兄妹也不可以。”苏念风红着脸,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快点给我去放水!”苏牧云脸色已经开始不好看起来,似乎要是她再嗦一句,他就要把她扔进海里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洗澡穿衣服吗?”苏念风被他身上的负磁场压的喘不过气来,终于……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妥协了!

    她真是没用的人!!!

    “你见过谁洗澡穿衣服?!”苏牧云爆发了,拽着苏念风纤细的胳膊,把她扔到浴缸边,“洗个澡要嗦这么久,你不烦我还烦!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开始脱衣服,上衣一瞬间就被他脱下扔到了地上,露出线条紧实优美的鲜肉,紧接着开始解皮带……

    完了完了……

    苏念风傻傻的瞪着他小腹的马甲线,随着他的呼吸,漂亮的马甲线上的两块胸肌微微起伏,看的她有些发烧……

    “咕咚”!

    明明口干舌燥,可还是有口水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念风赶紧吞了口口水,在苏牧云扯开裤子的一瞬间,夺路而逃,冲回自己的房间里,反锁住门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苏牧云太可怕了!

    苏念风再次吞了口口水,不自觉的想到他完美的身材,真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而且……是谁告诉她男人最性感的时候就是解裤带的时候?

    啊!是妈妈!妈妈那天看着爸爸认真工作的模样,告诉她男人最性感的时候三个时候——认真工作的时候;解皮带;扯领带……

    苏念风摇了摇自己快浆糊的脑袋,今天她真的太累了,不然……为什么看到弟弟那么优美的身材,会产生不正常的想法?

    青春期!一定是到了青春期!

    妈妈说,到了青春期,猫猫狗狗都会发、情,更别说人了!

    就在苏念风无地自容的时候,她的房门被苏牧云拍的快要碎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苏念风!”苏牧云皱着眉头,穿着短裤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苏念风,给我出来!”苏牧云非常生气,只是要求擦擦背而已,他打球出了一身臭汗,还被一群傻逼朋友抽烟喝酒薰的身上更臭了,这让有洁癖的他怎么休息?

    苏念风带上耳麦,把大悲咒的音乐调到最大,也没心情脱衣服了,就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念经,希望心情能平静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折腾的很累,但是苏念风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,不时的惊醒,生怕苏牧云一丝、不挂的出现在自己床上。

    令人欣慰的是,这一夜,他竟然没有穿墙而过,溜进来躺在她的床上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   第二天苏念风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床,刚开门,就听到苏牧云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……苏念风太过分了,昨晚让她给我擦下背,结果水都没给我放,就跑回自己的房间,越来越懒!”苏牧云正在不满的告状。

    “……哼,打完篮球一身臭汗却没洗澡,你说能睡得好吗?”看到自家姐姐无精打采顶着黑眼圈起床了,苏牧云更不爽的扬起声音,像是要让苏念风内疚一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种无理要求的事,他能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呢?苏念风避开他控诉的眼神,欲哭无泪的绕到厨房,郁闷归郁闷,还是要做早饭的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昨天晚上干嘛见鬼了一样,让你给我擦下背有那么惊恐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,苏牧云打完电话,走到正在准备早餐的苏念风身后,不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云,你饶了姐姐吧,我看见你脱衣服就害怕……”苏念风无奈的转身,看着苏牧云一脸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吃了你,你怕什么?”苏牧云狠狠的瞪着她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有点奇怪……可能青春期到了……不能看男生的裸……身体……”苏念风将面包放入烤箱后,绞着手指,决定坦白,“等你和我一样大了,就知道……”

  •  标签:  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
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