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牢记最新网址防止迷路:www.xcxs123.cc/

获取邀请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hao6788,或网站底部图片关注

首页 > 乡村小说 正文
与帅弟同居的日子 25.噩梦

时间:2021-09-24 18:25:26 阅读: 评论: 作者:

第25节噩梦

    再后来,爸爸妈妈觉得那个城市太压抑,就搬到这座海滨之城,每天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海,就这样在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下,苏念风才慢慢的活泼起来,重新学会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有一个怎么都无法改掉的坏习惯——每天晚上一定要和弟弟一起睡觉,不能离开他半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虽然自己是姐姐,但苏念风一直被他关怀着。

    是他,拉着她的手度过了那段噩梦般的日子,以超出同龄孩子的耐心,帮她恢复以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所以,走出阴霾后的苏念风,在八岁生日那天,她发誓,要给他更多的爱来回报他的感情,要成为天下最好的姐姐。

    苏牧云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,在苏念风刚刚苏醒的那段日子里,她是多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无知脆弱的婴儿,好奇又悲伤的看着周围,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是他帮助她迈出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在苏念风最初的记忆里,只有他。

    所以,才会一直忍让着,无论他有多么不讲理,多么霸道过分,她都愿意忍让。

    苏念风想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注入到他的身上,让他知道她的感激。

    十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十年来,这份感情已经慢慢的变成根深蒂固的亲情,苏念风越来越习惯的宠让着他,可是她那曾经无比懂事可爱的弟弟,却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,丝毫没有当初纯白的影子。

    苏念风迷迷糊糊渐渐的睡着了,梦中看见了小时候的苏牧云,那么纯白美好,依旧像个小天使……

    等到苏念风一觉醒来,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,看来昨天是累坏了,又困又伤心,竟然睡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啊呀!糟了,没给苏牧云做午饭!

    苏念风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开了门,一眼看到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的苏牧云。

    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两道好看的眉毛紧紧拢着,那双比星星还灿烂的眼眸闪着一丝丝寒光,优美的唇紧紧抿着,似乎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?”苏念风走到苏牧云的身边,有些歉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想到刚才的梦,有些后悔为了其他人向他发火。

    人最爱犯的错误就是对陌生人礼貌微笑客气,而把最坏的脾气和情绪丢给了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苏牧云没有说话,继续靠着沙发想心事。

    “我去做饭。”苏念风乖乖往厨房走去,还是不打搅他思考了,晚上做点好吃的补偿他吧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二次。”苏牧云一直静坐不动,当苏念风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,突然说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念风站住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感觉他的语气……很像要继续吵架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都给他做饭了,主动承认是自己的不对,为什么弟弟不能大方一点,握手言和?

    “第二次因为一个外人,向我发火。”苏牧云薄唇微启,说道。

    苏念风愣愣的看着他,第二次吗?

    她怎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因为乐堤胤,这次是秦尧。在你的心里,我就没有他们两个重要吗?”苏牧云抬起眼睛看着我,那双寒星般的眼眸里,藏着淡淡的的悲伤,“从小到大,虽然经常会争吵,但我知道,你一直让着我,也从来没有真的怪过我,可是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云,对不起,是姐姐不对,我错了,我那时候太激动了……那,那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,所以……”苏念风从来没见过苏牧云用这种难过的口吻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真的伤心了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苏念风也跟着难过起来,慌忙扑上去安慰着苏牧云,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,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心情去影响你的心情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而且,饿了我一天。”苏牧云面无表情的揉了揉胃,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睡过头了……是我不对,我这就给你做饭!”苏念风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姐姐,竟然只顾着自己睡觉,饿了弟弟一整天。

    “我要吃南瓜排骨,剁椒胖鱼头,牛肉炖粉条。”苏牧云唇边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,看着一脸内疚的苏念风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苏念风拼命的点头,立刻翻起冰箱找材料。

    等到苏牧云吃饱喝足了,苏念风收拾好碗筷,这才笑眯眯的坐到他身边,帮他拆掉手上的纱布,好声好气的问道:“现在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你是故意一天都不给我换纱布,想让我发炎死了吧?”苏牧云表示愤慨。

    嗯,就喜欢看她这幅小心翼翼伺候自己的模样,颇有几分古代三从四德逆来顺受的妻子风范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”苏念风哪里知道弟弟在想些什么,她小心的用酒精棉球擦拭着他的伤口,蹙着眉头说道,“明天上课怎么办?右手不能写字了,让你不要喝酒,偏不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洗澡。”苏牧云像是一点都没听进去苏念风担心的话,他收回包扎好的右手,扬起眉毛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澡堂洗澡好不好,还可以按摩……”苏念风意识到苏牧云还想让她伺候洗澡,想断然拒绝,又怕惹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想早点找个人谈恋爱,然后把自己嫁出去,这样就能永远的摆脱我了,是不是?”苏牧云一脸的哀怨,幽幽说道,“嫁出去之后,你的心中可以完全不用再想到我,你只想着自己的老公,自己的孩子,自己的孙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放水。”苏念风立刻跑去浴室,放满一浴缸的热水。

    “帮我脱裤子。”苏牧云无声无息的走到正在放水的苏念风身后,居高临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苏念风一转头,脸色有点僵硬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我的手不方便吗?”苏牧云皱皱眉头,看见她一脸的不情愿,稍微让了一步,“把我裤带解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;虽然调、戏她很有趣,但看她这幅难为情的样子,再勉强下去恐怕又逃走了。

    苏牧云对付在一起十年之久的苏念风,很有自己一套攻略。

    因为他太了解自家姐姐的性格了,只要以退为进,基本上想要她做什么都能如愿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苏牧云“让步”的条件,苏念风想了想,颤抖着双手往他裤带上摸来。

    “解皮带而已,你不用这么紧张。”苏牧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雅致的脸蛋,心情大好的扬起唇,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念风没有说话,咬着唇,磕磕碰碰,终于把他的裤带解开。

    “真是笨手笨脚,以后万一做护士,你怎么照顾病人?”苏牧云依旧说着风凉话,“好了,先出去,等我命令。”

    苏念风松了口气,求之不得的点点头,立刻冲出浴室,一边按着乱跳的心脏,一边不断的告诉自己,他是弟弟,把他想象成十年前的样子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嗯,十年前,她丝毫也离不开弟弟,就连上厕所,也要让弟弟陪在门口,害怕一个人独处。

    想想那时候,苏牧云身为小孩子,对自己有那么大的耐心和容忍心,如今他受伤了,也该自己回报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,苏牧云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穿衣服了没?”苏念风站在门口,尽管内心不停的说服着自己,还是有些犹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白痴吗,谁洗澡穿衣服?”里面的声音顿了一顿,思索几秒钟之后说道,“不过我穿衣服了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苏念风还是很不安。

    “干嘛要骗你!”苏牧云的语气又不耐烦起来,“快点进来!”

    苏念风深呼吸,勉强保持着淡定拉开门。

    苏牧云正一脸舒服的躺在浴缸里,腰上围着白色的浴巾,水汽蒸腾下,他那张英俊的脸和魔鬼身材,更俊美的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看见苏念风慢吞吞的走进来,苏牧云便转了身,趴在浴缸上,闭着眼睛说道:“搓背。”

    白天有她做饭,晚上有她搓背,人生要是能一直过的这么惬意,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苏念风吸了口气,为什么他一脸自得享受的模样?难道他一点都不害羞吗?

    好吧,他都不害羞,那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!

    苏念风走到浴缸边,拿起另一块毛巾,往他健美的肌肤上擦去。

    “用点力,你在给我挠痒吗?”苏牧云觉得后背像是爬着一条大毛毛虫,痒痒的,他忍不住转过头,瞪着满脸通红的苏念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?”苏念风觉得很热,被水汽蒸腾的那种热,她红着脸,使劲的擦着他的后背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什么?”苏牧云又趴在浴缸边沿,懒洋洋的问道。

    嗯,洗澡堂搓背大叔的手法哪有那么舒服?就算有高超的搓背技师,也比上他家小风呀……

    少女柔软的手指会不小心蹭到他的皮肤,仿佛带着电,麻麻痒痒的,让他舒服的想叹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长大了啊,怎么还能和小时候一样……肆无忌惮?”苏念风觉得自己更嫁不出去了,如果被未来王子知道自己这么“弟奴”的话,还敢娶她吗?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”苏牧云闭上眼睛享受着,低低一笑,散漫的逗着她,“是你自己心里胡思乱想吧?嗯,你现在不会忘记我是你弟弟的身份了吧?是不是看着我的身体,想着其他帅哥?”

  •  标签:  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
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