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牢记最新网址防止迷路:www.xcxs123.cc/

获取邀请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hao6788,或网站底部图片关注

首页 > 乡村小说 正文
与帅弟同居的日子 26.伺候他

时间:2021-09-24 18:25:46 阅读: 评论: 作者:

第26节伺候他

    “没有!”苏念风立刻大声的否决,然后飞快的把他的背擦完,站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还有前面没给我擦呢?”苏牧云转过身来,看了眼小脸红扑扑眼睛晶晶亮的苏念风,继续说道,“脸那么红,心脏跳的那么快,还说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浴室……浴室太热了!”苏念风结结巴巴的解释,随即,有些恼羞成怒的把毛巾扔到他的身上,“还有,我可是你姐姐,你怎么能说那奇怪的话?”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前面,快点。”苏牧云侧着头,丝毫不把她的愤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苏念风看着他半闭着的眼睛,那长长的睫毛在水汽蒸腾下,犹如蝴蝶的羽翼,真是……她没见过哪个男生眼睫毛这么长……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也没仔细看过几个男生……

    只看他氤氲水雾中的表情,苏念风的心脏就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那什么眼神,快点啦。”苏牧云抬眼看到她又犯花痴一样的盯着自己看,心情不由大好,唇角也忍不住上扬,带着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唔,终于用其他女生看他的眼神来看自己了。

    苏念风咬咬牙,重新弯下腰,闭着眼睛,认命的在他身上胡乱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她就没法拒绝他的要求呢?难道真的是上辈子欠他的?

    苏牧云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她渗出细密汗水的可爱脸蛋,一边享受着柔若无骨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摩来擦去,但很快,他悠闲享受的表情被一种奇怪的忍耐代替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不时的碰到自己胸口,痒痒的,如蜻蜓点水般划过他的小腹,麻麻的……

    苏牧云的表情越来越狰狞,终于……

    “喂!你往什么地方擦?”

    忍耐了半分钟后,苏牧云突然叫了起来,抬手就给苏念风一个爆栗:“慢点,给我看着擦。”

    苏念风才不要看呢,晚上会做噩梦的。

    她只加快速度,继续上下左右的擦着,突然听到苏牧云又是一声闷哼:“够了,快出去!”

    呃?解脱了?

    苏念风舒了一口气,偷偷睁开眼睛,看见苏牧云脸色透着异样的红,眼神也变得古古怪怪,像是要吃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尽管苏念风很迟钝,也察觉到弟弟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那种眼神苏念风从来没见过,似乎有什么火在里面跳动着,要是再不走,准备他当成猎物杀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出去!”苏牧云按着浴巾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心右手不要沾水。”苏念风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刚才弄疼了他,看苏牧云的表情很不好受,但他既然没发作,那她就快点溜。

    叮嘱完,苏念风立刻起身往外走去,一秒都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苏牧云看着苏念风关上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苏念风站在客厅,长长的吐了口气,立刻走到电话边,拨通妈妈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宝贝!么么,”苏妈接起电话,就无比热情的啵了一声,“别说话,让妈妈猜猜看,是宝贝公主,还是宝贝王子……啊哈,到现在也一声不吭,一定是小风啦!要是小云,一早就打断妈妈的话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呃,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苏念风无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快就想妈妈了吧?”妈妈妩媚的笑声传了过来,“还是说小云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果然知子莫如母!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苏念风想了想,刚才那算是欺负吗?

    “嗯,不是……没有欺负。”想了想,确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妈妈听小云早上说,你不帮他洗澡是不是?”妈妈在电话那边咯咯的笑,端着红酒,穿着礼服,优雅的穿梭在国际友人之间,“你小时候不是经常帮弟弟洗澡的吗?哎,没想到一晃眼,你们就成少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苏念风叹了口气,她的妈妈真是奇葩,居然还在感叹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小风以后就嫁给小云算了,爸爸妈妈不会反对的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……”

    嗯,更奇葩的话还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苏念风如遭雷劈般惊住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父母对儿女的教育和别人不一样,但……但这是一个正常妈妈应该说的话吗?

    越来越没底线了啊!!!

    “妈妈,你又喝酒了。”苏念风已经无法直视妈妈的三观了。

    每次她喝醉了都会说这样的胡话,比如,你们以后结婚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什么了?”妈妈端着高脚杯甜笑,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苏念风捏了捏拳头,这两个人一年四季,至少有三季在外面跑,一点都不关心她和弟弟的心理成长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干脆把苏牧云扔给她“抚养”。

    如果像以前那样,只是生活上照顾一下,倒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总觉得青春期的苏牧云越来越奇怪,让她没法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啊,少则半个月,多嘛……至少过年前肯定回来和宝贝们团聚。”妈妈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妈妈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苏念风听到这句话,懒得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小时候的苏牧云。

    每个人小的时候,总有那么几个人,在无法复制的单纯岁月里,给过最宝贵的记忆。

    也因此,苏念风还是愿意好好守护弟弟,只为了那埋藏于心底的温暖亲情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但是天不遂人愿,她只怕苏牧云变得越来越奇怪,怕自己对他越来越束手无策。怕再这样下去,会出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小云,你没事吧?怎么还不出来?”又过了十多分钟,苏念风忍不住拍拍门,生怕他洗澡睡着淹死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。”苏牧云似乎在压抑着什么,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喑哑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怎么声音那么奇怪?”苏念风觉得他感冒了。

    但是身体一向比牛还强壮的苏牧云,怎么会轻易被流感击溃。

    “说了没事!白痴,走远点!”苏牧云忍不住吼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就好。”听见他中气十足的吼声,苏念风放下心来,回到自己的房间安静的看书。

    不多时,苏牧云裹着浴巾走到苏念风的房间里,神清气爽的往床上一躺:“我今天晚上要在这里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念风转头看了他一眼,他不是每天夜里都溜到她房间的吗?

    为什么突然说“我要在这里睡觉”这种话?

    “把你的熊放好,事先告诉你,爸爸妈妈虽然不在家,但是不准越狗熊一步。”苏念风因为今天没有做午饭一直内疚着,所以也没有拒绝他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点,拒绝也没有用的,即使现在不在这里睡觉,半夜的时候,一样会“穿墙而过”,出现在她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放。”苏牧云四仰八叉的躺着,命令。

    幸好他没生活在古代,否则一定是个暴君!

    “我才不去你的房间呢。”自从十三岁以后,苏念风就很少进入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那只大熊,是苏牧云每天晚上跑过来必带的东东,就像梁山伯和祝英台之间的三碗水一样。

    “真是固执的人。”苏牧云叹了口气,翻身坐起,拿着床头的小泰迪熊,“那就把它放在中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那样会看见你的脸,我会做噩梦的。”苏念风撇撇嘴,一边说着一边翻着书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想的一样,看见你那张脸,我会睡不着的。”苏牧云抓着泰迪熊左看右看,又说道,“不过为什么爸爸给你定制这么大的床?真偏心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每天晚上都跑过来?”苏念风歪着头想了想,好奇又认真的问道:“小云真的会法术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穿墙术啊。每天晚上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秘密……不过你一定要知道的话,告诉你也无妨。”苏牧云看着灯光下苏念风柔和的侧脸,颇有兴致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!”苏念风立刻将椅子拉到床边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“唔,我出生的时候,天上集结了七彩祥云,在我满月那天,一个老头子来喝满月酒,告诉妈妈,我是罗汉转世,必须带我去山上修三年道,否则,我的身体会承受不了我的命运,于是,在我五岁之前,我都是和那个茅山道士在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骗我很好玩吗?”苏念风本来还听的入神,但是越到后面越扯淡,她忍不住打断苏牧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就算了。”苏牧云看着她垮下来的小脸,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拜托,对我说实话好不好?”苏念风央求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听实话?”苏牧云很犹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!”苏念风好想知道原因,哪怕苏牧云告诉她是因为偷偷配了钥匙也好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说了你可别害怕。”苏牧云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,撑起身子说道,“是灵异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一听到灵异两个字,苏念风浑身就发毛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房间精灵啊,床神啊,贪玩鬼啊……喂,看你身后是什么?”苏牧云突然露出很惊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!!!”苏念风一声尖叫,吓得立刻扑到苏牧云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总是怕鬼可不行的。”苏牧云顺势一把抱住温香软玉的少女,毫无节操的吃着嫩豆腐。

  •  标签:  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

>